蝴蝶儿·蝴蝶儿

编辑:成人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7 12:34:26
编辑 锁定
这首词是写一位少女在描画蝴蝶过程中的情思。晚春时节,蝴蝶翻飞。少女倚窗学画,初如花间所见,翩翩成双;忽而无故拭泪,使得画面蝴蝶双翼下垂。全篇不言恋情,只摄取学画者情绪的细微变化,遂将少女难言的心事和盘托出。
作品名称
蝴蝶儿
创作年代
五代
作品出处
花间集
文学体裁
作    者
张泌

蝴蝶儿·蝴蝶儿基本信息

编辑
【名称】《蝴蝶儿·蝴蝶儿》
【年代】五代
【作者】张泌
【体裁】

蝴蝶儿·蝴蝶儿作品原文

编辑
蝴蝶儿
蝴蝶儿,晚春时。阿娇初著淡黄衣①,倚窗学画伊。
还似花间见,双双对对飞。无端和泪拭胭脂②,惹教双翅垂。[1] 

蝴蝶儿·蝴蝶儿作品注释

编辑
①阿娇:汉武帝的陈皇后名阿娇。此泛指少女的小名。
②无端:无故。胭脂:一作“燕脂”。[2] 

蝴蝶儿·蝴蝶儿作品简析

编辑
这首词是写一位少女在描画蝴蝶过程中的情思。晚春时节,蝴蝶翻飞。少女倚窗学画,初如花间所见,翩翩成双;忽而无故拭泪,使得画面蝴蝶双翼下垂。全篇不言恋情,只摄取学画者情绪的细微变化,遂将少女难言的心事和盘托出。此即所谓手拨五弦,目送飞鸿之法,收到不以言传而以意会之效。[2] 

蝴蝶儿·蝴蝶儿作品欣赏

编辑
早期的词,词牌往往也就是题目。它兼具两个作用:确定音乐上的曲调,一般也限定了词的创作内容。张泌的《胡蝶儿》便有这一特点。开篇两句即紧扣题目,前三字完全重复题目字面,可说是特例。审视题旨,词应该描绘胡蝶的形神姿态,这两句偏不作摹写语,而用叙述的方法,但却把胡蝶翩翩飞动的轻盈形象活灵活现地写出来了。关键是“晚春时”三字起到了极好的作用。它虽只点明特定的时节,却可以让我们想象出繁花如锦,草木丰茂,莺歌燕舞的暮春三月的风光。胡蝶正是在这时出现,驾东风,采花粉,扇起它灵巧的双翅,又给春天增添了新的活力和气息。接着,诗人撇下胡蝶,运转笔锋写人。“阿娇初著淡黄衣,倚窗学画伊。”阿娇,汉武帝陈皇后的小名,后用以代称少女。陶宗仪《辍耕录》“关中以女儿为阿娇”可证。这少女被翩翩飞舞的胡蝶所吸引,凭倚着疏窗,手挥彩笔为它真。这对上文摹写胡蝶具有充实深化的作用,更好地表现了纷飞的胡蝶非常惹人喜爱,以至少女捃摭入画。这两句写少女也是十分工致的。晚春是春夏更替的季节,人感受到新季节的来临,带着欣喜的心情送旧迎新,换装是自然的事。“初著淡黄衣”,不仅说出了这些变化,而且刻划了少女美丽动人,充满青春活力的形象。“倚窗”的情态更描写出了少女凭窗握管的风姿。前人说:“阿娇二句妩媚。”(旧题汤显祖《花间集评》)是很有见地的。
换头就少女“学画”运笔“还似花间见,双双对对飞”,画出的胡蝶栩栩如生,妙通造化,犹如真的胡蝶一样。“双双对对”既同字重叠,又近义词反复,强调了所画蝴蝶的特点。古代诗词中,写蜂蝶成双成对的情景,往往是表现男女相恩相爱的感情。词中的少女这么爱画双蝶,透露了她内心的感情活动。她触景生情,借物寓情,一种热切的怀春感情涌起。眼前数不清的双蝶可说是冶游酣畅,春情骆荡,而少女的心事毕竟虚幻成空,这就引起了她的伤心。“无端和泪湿胭脂,惹教双翅垂。”她泪下滂沱,沾湿了脸上的胭脂,真是伤心透了。这似乎感染了胡蝶,惹得它们双翅下垂,不再翩翩飞动,同情少女的悲伤。作者不直写主人公心情沮丧,致使她笔下的胡蝶失却了写真的生气,而说蝴蝶灵犀一点,关怀同情人,极为深刻地表现了人的感情的婉曲、细腻。
这首词,写得切题但又不粘题,既写真蝴蝶,也写画的蝴蝶,真假不辨,玲线透脱,还关合着作画少女的情感,表现了深致、凄婉的心理活动。词虽属小令,气势却一波三折,极富变化。词的语言浅近通俗,颇具民间词的特色,而表情达意,则很含蓄蕴藉,隽永有味。[3] 

蝴蝶儿·蝴蝶儿作品辑评

编辑
雨村词话》:张舍人泌,词如其诗。《花间集》所载,皆可入选。更工于用字。如“还似花间见,双双对对飞。”
俞平伯唐宋词选释》:这首词不写真的蝴蝶,而写画的蝴蝶;画上的蝴蝶却处处当作真蝴蝶去写,又关合作画人的情感。
陈廷焯白雨斋词话》:妮妮之态,干卿甚事,如许钟情也。[2] 

蝴蝶儿·蝴蝶儿作者简介

编辑
张泌
唐末五代诗人、词人。字子澄,淮南人。生卒年不详。初官句容尉上书陈治道,南唐后主征为监察御史,累官至内史舍人。随后主归宋,仍入史馆,迁虞部郎中。后归家毗陵(今江苏常州)。现存词二十七首。其作大多为艳情词,风格介乎温庭筠韦庄之间而稍倾近于韦庄。用字工炼,章法巧妙,描绘细腻,用语流便。[4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 中国文学